东北知青网

知青播报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知青播报 > 正文 >

一桩清末疑案如何成为娱乐富矿?电影《投名状》历史与文学源考

时间:2020-07-29    来源:www.dbzqcn.com

晚清疑案如何成为丰富的娱乐资源?电影的历史和文学来源《投名状》

[日期:2015-01-28 18:13]这是默认来源作者:这是默认作者

为什么“刺马”成了一个谜?

1870年8月22日(7月26日,同治九年),两江总督马新义来到江宁(今南京)巡抚府西侧的校园,每月一次检阅新兵打洋枪的习惯。校园离州长办公室很近。马新义每次都来回走动。游行结束后,马新义仍被警卫人员包围,走回部门。当他走近入口时,他的一个村民突然挡住了去路,跪了下来,要求救援。马新义和他的随行人员被这个人吸引住了。这时,他身后另一个声音喊道:“司令,报仇!”马新义一回头,那人突然拔出一把短刀,看到一道亮光。刀刃扎进了他的右胸。马欣怡哭着倒在地上。刺客立即被匆忙赶来的警卫抓获,而马新义被推迟到第二天,并因伤势过重而死亡。

清朝的总督,权威很重。两江总督在戒备森严的学校射击区被一名刺客击中。这是自250多年前清朝建立以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这自然震动了政府和农村。清廷首先命令江宁将军隗裕与两江司法厅官员“严格调查”,“必须首先调查暗杀的原因和没有主人的人”。根据事实,这份报告被报道了。”隗嚣等人重复道:“凶手.直接认识到暗杀是一个直言不讳,但他被暗杀的原因仍然是支离破碎和狡猾。”:朝廷不满,派漕运总督张到江宁“同审”。与此同时,大学生兼直隶总督曾国藩被调任主持此案。12月,刑部部长郑敦谨被派往江宁接受审查。就这样,几位钦差大臣已经努力工作了半年多。1871年3月14日,曾国藩与郑敦谨联合呈上此案,并以“漏网之鱼”为由将此案捆绑在一起。刺客张文祥最迟被处死,他的心被割下来以示对马新义的敬意。

在这一点上,一个重大案件似乎已经解决。然而,事后参与审判的官员的各种异常行为,让人觉得案件仍未结案,隐藏着不可泄露的秘密。

首先,两个始终参加联合听证会的马新义的亲信,江宁的政治特使孙,和袁(袁世凯的继承人的父亲),营务部的总经理,拒绝签署“书诺”上的记录,这意味着他们没有承认审判的结果。

第二,郑敦谨,一个钦差大臣,没有等法院的答复就匆忙离开了江宁。在回到北京继?钪埃虿〈侵盎丶伊恕8萸宄闹贫龋詹畲蟪既绻环祷乇本┘绦纳睿崾艿匠头!D压种;岷鍪诱庖坏恪V6亟饕蚱涠园讣那诜芎臀匏酱矶怀莆袄短臁薄T谒肟哪翘欤芫凑展俜嚼褚墙邮茉囊鞘?(辞别礼),也没有对与曾国藩联合听审的结果表示不满。郑敦金辞职后没有回到岗位的原因是什么?

在清末的四起悬案中,其余三起都是中下阶层的人所为。一旦他们受了委屈,就不容易洗掉。然而,经过家庭成员不屈不挠的斗争和认真的官员的仔细调查,案件最终被澄清。然而,在“刺伤马”的案件中,受害者被一名高级官员和一名刺客当场抓获。真理最容易获得是很自然的。为什么像现在的“华南虎”案一样,虽然有官方声明,却没有被舆论所信服,反而成为离真相最远的案件?

“刺伤马”原因的n个版本

张文祥为什么要用自己的生命去杀死马新义?犯罪发生后,t

声明1:马欣怡的钓鱼色失去朋友,导致死亡。这个版本有两个开端,一个是当马新义没有发大财时,他与张文祥和其他三个来自绿林的人结盟。另一方面,当马新义还是县长的时候,他就被张文祥和其他小埝军的领导人俘虏了。张文祥和其他人都一心想要和解,没有杀马新义。相反,他们要求成为结拜兄弟,赢得彼此的信任。这匹马同意逃跑。简而言之,结拜兄弟加入了马新义的紫山阵营,成为马新义进攻太平和年军队的有力武器,为马匹赢得了繁荣的未来。然而,在他成功之后,马忘记了他的出身。因为他觊觎他二哥妻子的美貌,他设计要杀死他二哥并夺取他的妻子。他的三弟张文祥并不以他为耻,所以他杀了他以示报复。

声明二:马新义审判江苏巡抚丁日昌之子丁会恒,导致巡抚不和,酿成灾难。这是台中寺的王少卿加比的说法,但没有证据支持。

河中镇压海盗,张文祥进行报复并杀死了他们。

声明4:马新义与回民起义和张文祥“忠报国”私通,决心暗杀他。这份声明来自张文祥的供词。然而,经过对质,证明张无法忍受的审判。这出戏侮辱了主持官员的信口开河。

声明5:马新义死于政治暗杀,“黑手”是湘军。

自犯罪发生以来,第一份声明已广为流传。然而,有许多疑点。首先,如果张文祥是马新义的哥哥,他可以从容不迫,轻松逃脱。他有很多机会轻松逃脱。他不需要为了拯救自己宝贵的生命而公开暗杀。其次,马新义死了,因为他是余泽的朋友。最终的结果是,他死于太平军的报复,被认为是“行动中的死亡”,这是一个赞美的词。他的家人和亲信没有理由不接受它。

以钦差大臣张为代表的第三种“海盗复仇论”,在联合审理后,报告法庭的结论是“仍然可信”,引起轩然大波。因此,曾国藩和郑敦谨被派去一起审阅下面的文章。

张是晚清名臣张之洞的哥哥。他的弟弟是谭华朗,他的哥哥更强大,是冠军。郎当然是个聪明人。他一到江宁,就看出情况不对,于是含糊其辞地做了一个审问的结果来愚弄他。接到调任江苏巡抚的命后,还如蒙大赦,连夜行军。如果说被马新义打败的海盗能让戒备森严的钦差大臣们在这一点上感到害怕,那显然是不太合理的。能让张大人害怕的只有那些“幕后黑手”们。仔细研究了江宁将军隗嚣和两江官场在审判中的推诿之后,更明显的是这些官员不敢惹“黑手”。当时只有湘军集团势力强大,有“刺马”的理由。

供述是在陪同郑敦金参加案件审理的刑事部门人员严《南行日记》中发现的。据他的曾孙严说,日记中说:“刺杀事件与湘军有关”,“刺杀事件背后有一个大人物”。

“刺伤马”是政治谋杀吗?

后来的历史学家认为,湘军对“刺马”负有责任。我认为有以下原因使项的军队“刺马”而后快:

河视为自己的领土。但是,朝廷不允许湘军接管。1868年,曾国藩由两江总督调任直隶总督,任命不属于湘军体系的马心仪继任,湘军被废除。当时,马新义只有47岁。他没有什么经验,也没有杰出的兵役。湖南人怎么能容忍这种“眼中钉”呢?这纯粹是朝廷为了制衡湖南势力而扶植起来的政治新贵。

第二,经过几十个t

第三,听说马新义接到慈禧太后的密令,要他去寻找太平天国的宝藏。太平天国在天津经营了十年,积累了无数金银财宝。清廷曾希望用这笔财富来充实征服天津后十多年来徒劳无功的国库。然而,当天京被湘军“九将”曾国荃占领后,宝藏就不见了。有传言说曾国荃的士兵洗劫并烧毁了天王府。事后,大部分湘军回到家乡购买农田和土地,他们有一个大豪宅。当时,政府曾要求曾国藩报告太平天国国库的下落。曾国藩只关心天上的宫殿被大火烧毁,没有废墟的事实。然而,奇怪的是,如果马新义想调查这件事,他不会被杀。

马欣宜遇刺后,慈禧太后和当时的政府首脑龚亲王清楚地看到了一些线索,为了防止局势恶化,紧急将湘军始祖曾国藩调回两江坐镇。然而,曾国藩的态度很奇怪。因为生病,他两次辞去了杜江的职务。时任直隶总督的曾国藩,在处理“天津事变”中苦苦挣扎。中国人指责他奉承外国人,而外国人指责他惩罚不力。如果你能转移杜江,自然会摆脱这种内外都不是人的尴尬局面。曾国藩竟然想留在天津,除非他认为“马刺案”比“天津事件”更麻烦、更尴尬。

曾国藩多次辞职,被迫上任,但一路耽搁。到达江宁后,我每天只接待游客和看书。我并不急于听这个案子。后来,在与郑敦谨的联合审判中,曾国藩经常保持沉默,很少提问。经过近半个月的审理,曾国藩只是建议郑敦谨将此案结案。曾国藩消极态度背后隐藏的是耐人寻味的一面。最后,清廷中止了对“刺马案”真相的追查,因为曾国藩演了一出“实际上并未煽动其他感情”的戏。虽然这句话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但来自“大柱子”的曾国藩却很有力量,他对朝鲜军务大臣说:“不要再问了。如果你再问问题,就不会有好结果。

可以说,自始至终,清廷一直在敦促“刺马”案有另一个教唆犯,并不断颁布法令推进审讯工作。但最终,没有对幕后主谋进行审判。清廷别无选择,只能接受审判结果。只是在死后,它才悼念马家族的后裔,并根据总督的死亡的例子,圣旨名为王子马欣怡太保,给予养老金,被供奉在先贤的万神殿,并给予死后的称号。

看一看张文祥一杆进击中“刺马”的过程,显然是精心安排的。事件发生后,立即出现了“刺马”剧,使马新义说自己是余泽的消极朋友的说法广为流传,项等将领为立碑。从案件的执行到舆论的大力配合,都表明它来自一个高人。但这位上级到了什么层次,什么样的职位能让主审官保持沉默,让曾国藩回去保护,让朝廷避免麻烦?已故台湾历史学家高杨怀疑曾国藩的儿女亲家和江南水师提督黄宜生都在他头上。其他人甚至敢怀疑曾国藩的哥哥“九帅”曾国荃,甚至怀疑曾国藩可能已经知道这件事。

然而,即使“华南虎”事件正在发生,我们仍然无法接近真相。要找出130多年前发生的事情,人力资源确实无能为力。

新闻背景

陈可辛耗资3亿元的大片《投名状》即将上映,它的故事蓝本《张文祥刺杀事件》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刺马”案,加上小白菜案,著名女演员严

马新义(1821-1870)是山东省菏泽市东北部西马岱村的回族。清朝几代官员都是祖辈。27岁的进士,先后担任安徽省建平县知县、合肥县知县、安徽省按察使、政治特使、浙江省省长、闽浙省长、两江省长、商务部长。清同治九年(1870年)7月26日被暗杀,次日逝世。皇帝把祭文和碑文给了太保,又给了太保一个姓和一个云姓。书名是《断梦》。江宁、安庆、杭州、海塘和菏泽都为他修建了特别的神龛,每年春秋都有官员供奉。

当马新义任浙江省省长时,他要求政府减税,带领人民开荒,修建水利,修建海堤,复兴书院。调任两江总督后,他重视河道工作,务实勤奋,做了许多有利于当地的实事。

晚清的各种奇案

晚清时期有许多不公正的案例。其中,王树文定谋杀案、杨乃武与小白菜通奸案、著名女演员杨月楼绑架案和张文祥刺杀马案是最轰动一时的案件,被称为晚清四大悬案。

王书文定谋杀案

河南南阳镇平县有一个叫胡铁安的人,他化名为信差,暗中从事盗匪活动。有一次,他抢劫了一个富裕的家庭。被告于光绪六年(1880年)入官。河南巡抚屠宗英命令镇平县下令马雷逮捕胡铁安。胡铁安与追随者合谋,让15岁的家佣王文淑冒名顶替,并向王文淑谎称不会判处死刑。

马雷没有怀疑他,并护送王到省城。法院下令当场惩罚这个大小偷。但当他走进法庭,王文淑喊道:“我不是胡铁安。我不是答应过不死吗?”监工立即向屠宗英报告,屠宗英下令停止处决。

不久,杜宗英被任命为湖南巡抚。新任河南巡抚是李鹤年。此案已被重复。道士曾参与审判王一案。为了逃避责任,他尽最大努力说服李鹤年坚持原来的判断。案件档案被送到了刑事部。赵舒翘医生在病历中发现了许多疑点。经过反复调查,他终于发现王是胡铁安的头号反派。

最后,王被释放回国,胡铁安被斩首,马雷和被流放。

杨乃武小白菜通奸案

杨乃武是浙江省余杭县的举人。他既任性又善良。他曾经和县长刘希同吵架。豆腐厂工人葛品连娶了毕,并在租了一栋房子。葛碧长得又漂亮又白,人们叫他“小白菜”。杨乃武和刘希同的儿子都和她有联系。

同治十二年九月,葛品莲死于全身感染的败血症。他的母亲沈看到儿子的鼻子布满血丝,怀疑他是被儿媳毒死的。她告诉政府。

刘希同在顾客的怂恿下,诬陷杨乃武,认为他与小白菜有染,并密谋用砒霜毒死葛品连。经过杭州市政府的二审和浙江省政府的三审,此案被伪造为不公正的案件。

为了救自己的亲人,的妹妹和他的妻子詹再三呼吁,并前往北京投诉。酷刑部发布了一份文件,命令刘希同护送葛品连的尸体到北京进行调查。棺材打开后,尸体的腌骨被发现是白色的,受害者的腌骨是黑色的。杨乃武和戈培尔的冤情解决了。刘希同被革职,流放到偏远地区。浙江省省长杨长军、郑雪、胡瑞兰被免职。

杨月楼案例

同治十二年冬,上海香山一位魏姓茶商的女儿蒲,与著名京剧演员杨月楼相恋,相思病成了病。在母亲的支持下,他嫁给了杨月楼。然而,这件事被魏的舅舅知道了,并被公关部坚决制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