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知青网

知青互动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知青互动 > 正文 >

“大蒜之乡”农户年入逾十万 合作社发愁怎么奔前程

时间:2020-03-06    来源:www.dbzqcn.com

今年是山东金乡县的“大年”。虽然它遭受了“寒冷的春天”,导致大蒜产量下降,但由于价格飙升,金乡的大蒜农民仍然做了一个锅满。

“1英亩大蒜的收入可以达到1万多元,再加上一季辣椒,每亩年收入超过元。对于普通农民来说,年收入大约10万元。 “该镇的农民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据杨建强估计,今年的金乡农民年收入超过10万元,可占到80%以上。

但农村合作社正面临新的形势。杨建强的身份是金乡供应和营销晶鑫联合(以下简称“金乡晶新”)的董事长。他担心的是他的合作社将来应该做的事情。

农村合作金融“恢复过去”

8月中旬,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兼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主席戴相龙前往金乡景新。根据原来的行程,戴相龙一行前往金乡景新看看,了解一些情况。但听完杨建强的介绍后,戴相龙决定举办论坛。本次研讨会持续了四十分钟。

杨建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戴相龙表示,他将通过相关渠道提出建议,以规范和支持景新等农村合作社的发展。

但是,杨建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合作社在新农村互助合作融资方面的业务相当困难。

金鑫联合会成立于2013年,注册资金1000万元。现在家庭成员人数为10万,占金乡农村人口的四分之一左右。 2015年,金乡景信被金乡市地方金融监督局授予信用互助资格,现已参加310户,互助规模1000万元。目前,有272笔商业交易,总金额为1122万元。其中,共有12家企业共同融资,总金额48万元。但这12家企业没有风险损失。

《山东省人民政府关于开展新型农村合作金融试点的请示》原则上于2015年初获得国务院批准。与此同时,《山东省农民专业合作社信用互助业务试点方案》向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报告审查和备案。这是山东省进行金融改革的一部分。

当时国务院批准的原则是:坚持服务农业,农村和农民的基本要求,着力解决农民生产经营活动中“小而分散”的经济需求,促进农业和农村经济的发展;坚持会员制和封闭原则,不吸收存款和贷款,不支付固定收益,不投资国外,不赚钱。为目的;坚持自愿成员,互助合作,冒险;坚持农村社区的基础,成员管理,民主决策,公开透明。

“有些领导人问我,通过相互信用,农民实现了收入增长和繁荣,合作社没有出现风险。为什么我们不能扩大范围,做更多业务?我的答案是我无法宣传合作社获得批准后,有关部门对此进行了规定,杨建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并非所有家庭协会成员都可以参与信用互助。杨建强从中挑选了310户。为什么没有风险?杨建强说:“我们都知道。借款人是否有坏习惯,家庭是否完整等等都非常清楚。

“如果信用合作的成员申请贷款,信用良好,我们可以在同一天发放,最高为5万元。如果我们认为不大,我们会找到一个例如,没有钱来处理过去。“杨建强认为,这项业务开展的原因还很小。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信用合作的法律地位尚不明确,监管力度较大。一些金融机构也认为杨建强的农村信用合作与其业务存在竞争关系。

“金乡的农村金融机构每年存款五六十亿元。我们如何才能在这个规模上竞争?我们只是在增加负担,”他说。

杨建强在给戴相龙的报告中说:目前,中国的新型农村合作金融组织尚未获准进行同业拆借,向中央银行申请再融资融资业务,其他金融机构的融资受到限制。抵押品不足,导致其继续经营的压力更大。

关注创业公司

对金乡农户来讲,一般的生产用资金并不缺乏。虽然大蒜价格有“大小年”之说,但种植户的总体收入还是比较可观。因此,农户想通过信用合作获得生产性资金的需求并不大。

于是,杨建强的合作社瞄向了农户需求的另外两个方面:一是有经营意愿的农户,二是有创业需求的农户。

“今年的大蒜行情好,一些农户就想把大蒜存起来。有的农户不但想把自己的大蒜存起来,还想把周围农户的大蒜也收购存起来。可是,一般农户是没有存储冷库的。合作社有冷库,社员可以把大蒜存进来。”杨建强说,存进来的大蒜农户可以根据需要选择,合作社提供给他们当时市价总额50%左右的借款。当然,存蒜产生的电费、管理费还是要正常缴纳的。

这是类似质押借款的方式。这种方式有没有风险?杨建强分析道,对合作社基本没有风险,即使有大蒜价格大跌的情况,一般也不会跌到50%以上。真的如此,合作社就会“平仓”。对存蒜的人来说,通过从合作社获得的借款,还可以扩大经营。

这是金乡京信获得收益的一个渠道,其他渠道还包括合作社这个平台之上的“增值服务”,其中最大的一笔是生资植保。2017年杨建强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说,2016年合作社的利润有1000多万元,当年对合作社的社员进行了分红。

这次采访,记者问收益状况如何,是否对社员进行了分红,杨建强没有回答。因为当时给社员分红之后,税务部门就找上门来,要补税。税务部门认为合作社有对社员分红收入代扣税款的义务,而已经分到社员手中的钱再要回来就难了。

为农民创业、培育置业农民是下一步要盯住的目标。杨建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到2020年底,我们通过推广信用互助业务,做大做强农民专业合作社,做优做精农业产业链,激发更多的农民创业,培育更多的职业农民。预计信用互助业务达到500笔,累计金额3000万元”。

从这个目标看,牢骚归牢骚,杨建强还是很有干劲的。

农资配送是一片蓝海

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杨建强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合作社所在地的金乡县化雨镇党委组织委员打来的。杨建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现在“很香”,很多村党支部书记都来寻求合作。其中的背景是,当前上级要求增加村集体收入,要“保三争五”,就是村集体的年收入要确保每年3万元,不然村支书就可能被免职。

哪里去搞3万元收入?杨建强出了个主意,利用合作社这个平台,集中搞农资配送。其中村里提供场地,占股51%;合作社占股24%;另外第三家占股25%。这在杨建强眼中是一片蓝海:如果合作社配送的农资总体规模达到每年3万吨,合作社就有超过亿元的营收。

“我们对村集体采取先货后款、全程配送。这样对村集体完全没有资金压力。一个村如果有1000亩土地,以每亩农药、化肥、种子的使用量1000到1200元计算,村集体每年的收入就可以有5万~6万元。”

在杨建强看来,农村的合作社要生存,除了植根于农民,还得背靠组织和政策。这是相得益彰的事。

(责任编辑:DF372)